薏米

主页杂乱的嗜糖人士
看文走tag

【屯旧文】【消失在我所不存在的世界】1-7

【消失在我所不存在的世界】1-7
速度松

【00 序】
呐,很累吧。一直担负着“长男”的责任。
一直背负着过分的期许。
作为长男就要对弟弟负责
作为长男所以要让着弟弟
作为长男所以应该满足弟弟的要求
作为长男所以就要把爱全给弟弟
作为长男所以就不能得到爱吗……?

“销售是长男哦,所以要照顾好弟弟知道吗?”
“作为长男怎么能责怪弟弟呢?”
“你是长男诶~”
“是长男就要负起长男责任来啊!”
“喂,你,是长男对吧?那就不要让家人失望啊…”

果然,有的时候会想……
要是不是长男就好了
要是没存在过就好了
啊啊,要是死掉的话,就,不用担负那么多了吧…
但是,一个人先死什么的,也是一件不负责任的事呢……

【01】
小松小松小松看着夕阳的余辉慢慢消失。随手丢弃早已熄灭的香烟。
“该回家了啊…”他轻声说,如同叹息一般。
“也是,在不回家又要被轻撸斯基说教了。”小松咧嘴一笑,十分迅速地向松野家跑去。
“啊啊,回家又要被说教了啊,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吗?!刚刚天还是亮的吧喂!现在就深夜了是什么鬼啊!?”小松刚到便利店一看钟,发现竟然已经八点了。【诶?话说这里原来有家便利店的吗? 啊啊啊,不管了先回家要紧,感觉又会吵起来啊,啊啊啊怎么办,好麻烦啊…】
小松顺着记忆中家的方向又继续奔跑下去…
马上便看到了松野家。
【诶?这次没经过豆丁太的店就到了吗?算了想那么多干嘛。一会到家又要被轻…啊不对,老爸说教了,真是老妈子啊…老妈都没管那么宽,我已经成年了耶~】
“我回来了!”小松打开门,想着空无一人的房子说到,“诶?没人?”他打开灯,发现了桌子上留的字条。
[致小松
我和爸爸去旅行了,近期不会回来。你也成年了有自己照顾自己的能力,所以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在我们不在的日子里要照顾好自己。回来之前我会打电话的。
                                                                           妈妈]
“诶?出去了吗,就这样留个纸条也太不负责了吧。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关系…”
未完待续
【02】
在沉寂的夜里,所有的事物都是如此的安静,就如同虚假的画。
唯有那嘈杂、散发着慌乱的光的一角破坏了夜的寂静,却让这画面不在那么的虚假……
但是真实的东西总是存在棱角不是吗?
医院
“呐,十四松哥哥。小松哥哥他不会真得醒不过来了吧…?”椴松带着一丝颤音说,早就哭红的眼睛又开始流出泪水。
“肌肉肌肉,干劲干劲,不会的!小松哥哥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十四松一边挥舞着手臂一边说,明明咧着嘴在笑,眼角不停掉落的泪却揭示了悲伤。
“… ”一松蹲在角落,默默地把口罩拉上,低下了头,没有说什么,只是旁边的超级猫好像很着急的样子,不停地围着一松转。
空松没有说话只是一拳打在了墙壁上,便哭了起来,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样子。
而轻松呢,他不在医院走廊上。他在医生办公室和医生理论。。。
【早上还嬉皮笑脸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一睡不醒了呢…混蛋…!】
抓着医生领口的手慢慢松了开来。不可抑制地就哭了起来。
而医生看着刚刚还凶神恶煞的人突然哭得不能自已,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医院应当是不该允许有人大声喧哗的,但是这个夜晚,没人去阻止那哭成泪人的五个兄弟。
未完待续

【03】镜面世界(是的,我终于加标题了)
镜面世界:由人的幻觉[也称为愿望]构成,存在在自我意识中,可根据愿望的改变而改变,一旦主观意识陷入镜面世界,生理机能会永久停止[俗称死亡]
五人听着大裤衩博士的解说,得出了上述结论。
“那,那小松哥哥是不是要……”椴松紧紧抓着十四松的衣角的双手微微颤抖着,他用同样颤抖的声音说。
“没事的哦!小松刚刚不会有事的!肌肉肌肉,干劲干劲!”十四松挥舞着袖子说。
“喂!肯定有办法的对吧?”轻松站在大裤衩博士面前,好像如果他没办法的话就要一拳揍上去的样子。
空松抓着轻松的肩膀,把他拽回来一点,“冷静点。”他这么说着,“我去找一松…”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轻松没有说什么,只是松了握紧的拳头,“那该怎么办…?”像是在问大裤衩博士,也像是在问自己。
“!”大裤衩博士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在大裤衩里翻找起来,在扔了好多瓶瓶罐罐之后,拿出一个药瓶递给轻松,“我想起来了,哒酥~这个药应该可以帮到你们,只要找到小松的自我意识,拿在手里,然后吃下药片,就能进入他的镜面世界了,哒酥~然后就要靠你们自己了,哒酥~”
轻松接过药瓶,愣愣地看着它……
“那小松哥哥有救了,对吧?”椴松兴奋地说。
“有救了,有救了!!!”十四松甩着袖子,开始活蹦乱跳的。
“嗯,是啊……”轻松说着,仿佛有些出神。
——————————————————
一松在离开医院之后就到了公园,并没有去大裤衩博士家。
“哈…”一松从土坑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球,轻声笑了,“终于找到了。”仿佛是早就知道救回小松的方法一样,他找到了小松的自我意识体,也埋在公园里。
这是一松埋自己的自我意识体的时候偶然找到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松要这么做,但是一松什么都没说,只是把它埋了回去,现在他又把他拿了出来。
空松来到公园,看到的便是一松拿着小松的自我意识体,准备离开的场景。
空松没有问什么,只是跟在一松后面一起回去了。

未完待续

【04】透明的回忆
初中时代的小松总是很懒散,对于他来说似乎没有什么真正重要的。就连家人在那个时候的小松眼里都是那么的虚无缥缈,抓不住的东西。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就都开始变了。仿佛就是初中前的一个暑假里猛然地蜕变,不知是好是坏。
小松是最为明显的一个,他不再那么调皮,不再赖床,不再逃课,像一夜之间成熟了一样。
怎么说呢?…嗯,就是突然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长男了,学会背负责任了的样子。
轻松却是更加淘气了,怎么管都管不住。空松变得有些令人难以捉摸。十四松终于开朗了起来。一松还是和以前一样优秀。椴松也开始认真学习了,而且人际关系处理得很好。
除了轻松以外,所有孩子都令父母十分满意。
开学后的小松渐渐和兄弟疏远起来,大概是因为大家都分了班的缘故。
轻松和高年级的不良混了起来。(当然父母并不了解)
空松加入了文学社。
一松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学习,当上了学习委员。
十四松开始交到朋友了。
椴松和班级里的人混得很好,常常出去玩。
不管怎么样,在父母的印象里,初中的六兄弟并没有什么异常。
直到那次聚众斗殴事件。
一开始谁也没有发现轻松的异常,除了小松。
突然有一段时间轻松放学之后回家都很晚,虽然解释说是老师留堂补习,但是小松却知道他其实早就早退的事情。
知道他早退是因为小松时常在天台上吃午餐,偶然有一次看到轻松翻墙出去,后面还跟着几个不良之后开始注意轻松的事情。
自从第一次轻松晚回家,小松就开始去找轻松谈话了。
“喂,轻松。就算你要做什么事情也好,不要让家人担心。”
“啧,我知道了。混蛋长男。”
与其说是谈话,不如说是单纯的警告一下罢了。
之后小松就没有去管轻松,甚至有时候还帮他圆谎。
但是,小松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每天都去轻松的教室看一眼。
长久以来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偶尔轻松受了点伤,小松也帮忙糊弄过去,然后押着他去校医室处理了。
直到初三的最后一个周五,那是放假前的最后一天。
轻松一直没有回来。
大家都很着急。
松代妈妈让小松出去找找。
小松去了。
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几乎所有人都带着重伤,根本分不出那个是轻松,只能依稀辨认出自己学校的校服。
或许是因为小时候的绑架事件。
小松不喜欢动粗,从来没人见过他打架。
以至于这一次,所有人都被震撼到了。
敌对方的所有人,残的残,伤的伤,最严重的被小松随手拿的钢管刺穿了小腹,生死不明。
在夜色的笼罩下,远方的霓虹灯光照在小松身上,在漆黑的夜色的笼罩下,人们仿佛看见了恶魔。
第二天,轻松以为会有很多麻烦事,比如伤势的索赔,比如医药费,比如怎么和父母解释。。。
但是,出人意料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像是昨天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一样。要不是身上带着伤,或许轻松真的会以为那只是梦罢了。
未完待续

【04(2)】真正的改变
这一年的暑假过后大家真的都变了。
小松成立了一个混混组织成了整个高中校区的噩梦;空松加入了戏剧部并且终于有了演出的机会;轻松开始投身于学习;一松没有接受学校委派的学生会的职务还越来越阴沉了;十四松加入了棒球部;椴松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在女生的圈子里混得更开了。
大家都变了,也都没变。
大概也是从那时开始,小松和轻松的关系变得微妙了起来。
小松时不时会在轻松还在上课的时候去骚扰他,导致的后果就是两个人一起被罚站,但小松总是乐此不疲,甚至越来越过分。
“哈哈,不过是罚站而已嘛~不要板着一张脸嘛,我们逃课怎么样?”
“啧,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吗!?马上就要高考了啊!想你这样一点也不着急才奇怪吧!”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以后不会再来找你了。”
“是这样最好!”
但小松还是一如既往。
因为这样,轻松对小松是越来越讨厌,那段时间,尤其是快要高考的时候,轻松对于小松是厌恶极致的,但是作为兄弟,轻松并没有真的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
不过。。。
“你这种人死掉不就好了!”
这样的话果然还是很过分的吧。。
在高考结束之后,轻松回想起自己曾对小松说的话,并且想起从那之后小松就没和自己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有在他面前出现过之后。他想过要不要去道歉,但还是放弃了。
对于小松,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且,本来就是他不好吧…我只是说气话而已……应该……不会在意吧。】
小松也好像是真的毫不在意一样,在高考结束后就又惹上轻松了。
“这回高考都结束了,总没事了吧。”
他勾着轻松的肩膀说,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他总是这样的。/
总是这样笑着,/
对每一个兄弟都是这样的。/
就好像/
没有任何伤心的事一样/
所以的/
所以的悲伤都被藏起来了/
至少/
藏在了他们看不见的地方/
呐,其实/
真的没有悲伤吗/
只是/
看不出来罢了/
悲伤的话/
一直在那里哦/
在/
灰暗的地方/

未完待续

【05】无谓
『呐,其实,小松他,是变得最少的人吧……
性格还是这样呢,六胞胎其他人都变了。』
『大概是因为没心没肺吧,总是这样,连别人不耐烦都不知道。』
『哈哈,那倒也是,整个高中都没人理他,亏他还呆得下去。』
『哈哈哈,这已经不是没心没肺了吧。我说,他是有情感缺陷吧?』
『啊啊,他过来了,别说了……』
都听到了呢,这样毫不避讳的话。
明明说是朋友,结果却是这样呢。
果然,不适合交朋友啊。
不过,也懒得应付就是了。
小松在高中时代基本就是在逃学中度过的,就算不逃学也是一整天呆在座位上睡觉,唯一的活动就是去找轻松。大概也是在那个时候小松迷上了赌马和小钢珠。
说真的,小松他整个高中时代,或者说整个人生,他的支柱就只有他的五个弟弟而已。对于父母,对于朋友,他都觉得失望透顶。
所以啊,只剩他们而已了。所以,要做一个好哥哥才行呢。要做一个值得依靠的哥哥才行啊。大哥…应该要值得依靠才行啊……
所以自己的事先都放在一边吧。
小松一直是这样想着,压抑着自己的一切。
|不开心就笑一笑吧,这样就会以为自己是开心的了。|
「喂,你真的要这样下去吗?为兄弟而活?这也太可笑了吧,不!简直可悲!人不是都应该是自私的吗?]
【哈?这算什么啊……幻听吗?】
[我可不是幻觉哟~我啊,是另一个世界的你。]
【……就算不是幻觉又怎么样,是有怎么样?什么都改变不了吧。】
[……那倒也是,以我现在的能力,几乎什么都做不了。]
【哈…所以,你出现总是有目的的吧?】
[嗯……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一直看着你蛮无聊的,所以说几句话而已……]
【就这样?】
[当然也有别的事啊!……比如,我是来收取你的灵魂的…你大概还有十年的时间。]
【十年吗?蛮长的啊。】
[哈?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吧?]
【大概吧……不过对我来说已经足够长了。】
[啊,是吗?真是一点也不贪心啊~]
【只是没必要而已。】
“叮铃铃——”
突然下课铃就响了。
【刚刚,是一场梦吗?这算什么奇怪的梦啊。。】
——————————————————
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忘记,所有的记忆将
回归于浮尘,在真理沦为虚假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将颠覆。

【06】梦与真实与虚假
小松从睡梦中醒来,“呜哇,感觉睡了很久啊……头有点痛,刚刚梦到了什么来着?不记得了,好像是高中还是初中的事?啊啊,想不起来,算了,昨天爸妈去旅了来着,今天要自己烧饭啊…嗯……不想动,要是有人能帮忙烧饭就好了。”小松翻了个身,望向厨房,又起身,“总感觉……少了什么?”从厨房窗口照进来的有些刺眼,迷迷糊糊总觉得灶台那里站了个人一样。但是一起身,那人影就不见了。
熟悉感,莫名的熟悉感。
“咕~”肚子的叫声打断了小松的思路,“嘛~也不是什么大事……先去吃饭吧,吃饭。”
小松毫不犹豫地出门了,毕竟从来没烧过饭,再怎么折腾大概也不会做出什么好吃的东西。
小松懒洋洋地走在街上,路过一家家店铺,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带着淡淡的咸味的海风吹了过来,提醒小松前面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
“诶?已经到海边了吗?奇怪……总觉得这里应该有家店啊…”
突然有个人从他身边跑过,好像是因为太过着急所以一下子就撞到了小松。
“呜哇”,小松揉了揉摔到的头,有些恼火的说,“走路小心点啊喂!”
“啊啊,对,对不起!!!十四松这就拉你起来!”那人说着就粗鲁地把小松拽了起来还毫不自知,“小松哥哥没事吧?肌肉肌肉,干劲干劲!”并且还意味不明地甩起了袖子。
“很痛耶!”小松已经有些生气了,他愤愤地甩开了十四松的手,“你是谁啊?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小松带着有些危险的眼神看着十四松,却没有真的生气。
又是那种……奇怪的熟悉感。
“我是十四松哦!是小松哥哥的弟弟哦!我是来带小松哥哥回家的,所以,我们一起回家吧!”十四松说着就拉起了小松的手臂,完全没有给人思考的余地。
“喂!等一下啦!”小松被拖着走了几步,突然反应过来,又一次甩开十四松的手,“你是,叫,呃…十四松对吧?”
十四松点了点头,“对哦!我是十四松呢!”
“为什么叫我哥哥?我和你到底什么关系?还有,带我回家是怎么回事,你,要带我去哪儿?”小松问出了一系列问题。
【或许自己应该直接甩开这个莫名其妙的人然后回家的……】小松看着眼前的人想。
但小松并没有那么做,不知道为什么,小松留了下来并问出了自己其实一般并不会想知道的事情。
“嗯——”十四松捂着嘴,像是在深思该怎么回答这些问题,半响,他给出了答案“因为小松哥哥是十四松的哥哥啊!我们是六胞胎哦!还有轻松哥哥也来了哦!我们都是六胞胎中的一员呢!至于最后一个问题……十四松就是要带小松哥哥回家啊!回到大家都在的地方哦!”十四松又沉思了一小会,充满元元气地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未完待续

【07】你会做出令我满意的决定呢…还是,正确的决定?
小松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情绪呢?很奇怪,并没有觉得这个人在说谎,就算他说出的话毫无逻辑且毫无依据,即使,记忆中完全没有所谓的,大家所在的家的存在——小松把所有人都排除在自己的世界之外。为什么呢?真的,很想相信他所说的话。
但是,如果……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不是吗?
所以,小松逃走了。
逃离了,从这个世界上。
逃到了更加灰暗的地方。
烦杂的黑暗的情绪想蜘蛛网一样,困住了他,
也困住了所有人……
十四松看着突然间长出了翅膀和角的小松……
【沉默】
“唔…你不是小松哥哥呢~能让我把小松哥哥带会去吗?小松哥哥对大家都很重要呢!”
“……”恶魔沉默着,他用他猩红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样貌熟悉的人,“啊啊,这我可办不到呢~真是抱歉!再者,为什么你要带他离开呢?这里,至少是他所期望的,他建造的世界不是吗?”恶魔打开翅膀,飞到半空中,双手合十毫不正经地道歉道。
“因为大家需要小松哥哥啊!所以我必须带他回去才行……这个家,已经不能再支离破碎一次了。”十四松难得地严肃起来。“我知道,或许这里才是小松哥哥最后希望停留的地方。……我是知道的……但是……”十四松咧开嘴,露出了一个灿烂地笑容,眼里渗透着努力想忽视的悲伤,说“我必须把小松哥哥带回去呢!大家都需要他啊!”

未完待续

【真实和虚假?】
“啊…十分的抱歉,我做不到呢。”恶魔飞向空中,“这个世界是‘我’制造的,就算是我也做不了什么违背‘我’意愿的事啊……”恶魔摊了摊肩,“我只是一个人格啊,还是最弱的那个。”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能带小松哥哥回家吗……”十四松难得严肃了起来,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迷离了。
“唔…意思就是,我是‘我’创造的一个人格,而‘我’以前和你说的关于我的事情都是‘我’编造出来的,不过‘我’认为他编造的一切都是真的。”
“既然如此,我明白了。那么,你所说的,你是最弱的人格是什么意思,还有其他人格吗?”
“嗯,还有一个人格。他负责保护‘我’免受外界的伤害。”
“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会代替‘我’,当与外界接触的主人格,而‘我’会被好好的保护起来。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死亡,因为他在控制身体获取能量。”
“……”
“还是说…你想让真正的小松在受到伤害吗?你们已经有另一个‘小松哥哥’了,不好吗?不要再逼‘我’了……”
“我……”十四松慢慢低下了头。。他不知道他是为了救出小松哥哥还是只是想把大家需要的小松哥哥带回去…【其实这样就好了吧……大家的愿望满足了啊……这样不好吗?为什么会觉得心脏的位置好痛……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十四松抱住了头,明明笑着却止不住地流泪。
为什么呢?
慢慢的…因为药效过了十四松醒了过来……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