薏米

主页杂乱的嗜糖人士
看文走tag!!

一些原著摘抄

*真实世界也许和Facebook没任何关系,因为简言之,真实世界的发展没它那么快。

*信息就意味着分享。照片就意味着可以看。

*Facebook拥有一个成功网站所具备的所有要素。一个简单的主意,一个迷人的功能——还有一种独特的感觉。它俨然是另一个最后俱乐部,唯一的不同在于它是在线的。

*互联网的特点是,它不是铅笔,而是钢笔。你把某件东西放上去后就没法擦掉它了。

一些原著摘抄,捡点糖出来。

*“宝贝,注意台阶,”Mark回答道,“或许你应该先试着找个女孩去你的宿舍。”
Eduardo后退了一步,然后又咧嘴笑了。他开始喜欢这个略带尖酸味道的幽默感。

*“这真的会很有意思。”Eduardo咧嘴笑了。
Mark也对他笑了。

*Eduardo咧嘴笑了笑。在短短几周内,他和Mark已经成了亲密朋友。即使他们住在不同的宿舍楼,专业也不同,但Eduardo觉得他们有相似的精神境界——他还开始注意到自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上天注定要他们成为朋友。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他真正地喜欢上了Mark,开始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兄弟,而不仅仅只是一个犹太联谊会成员,他也敢肯定,Mark对他有同样的感觉。

*Eduardo一边笑着,一边静悄悄地穿过走廊来到Mark就座的那排位置。有一个大三学生正在大睡,Eduardo跨过他那伸着的长长的腿,隐约记得仿佛在某个经济学研讨会上见过这个家伙,终于,他推开两个忙着听隐藏在包里的MP3的大二女孩。然后,Eduardo扑通一声坐在Mark旁边的空座位上。

——
单这样看,他们就像是在谈恋爱的大学生。

# Mark Zuckerberg的三次失败告白 但他成功了


#MEM,谁说Wardo情商一定高?
#戏改文,Wardo视角。我……尽量加了人称
最近沉迷名朋,但我还活着。

1
“Wardo。”
“嗯?”
Eduardo手里的笔没有停下,从听老师讲课的注意力中分出一半听Mark说话。
“...You are just like Toniya to me.”
“What?”

说真的,就算Eduardo把所有注意力都拿回来思考这句话,也一无所获,这是什么暗语吗?
他直视着Mark的蓝眼睛,想要从中看出端倪。

“Nothing.”
Mark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带感情。只能从他下移的眼神和抿起的嘴角看出这句话绝对不是“nothing”,但也读不出更多了。
“嗯……好吧。”

转头再来听课,发现这节课可能是白上了……

2

今天是电影之夜,一部电影下来大家都醉醺醺的。这次看的还是Dustin和Mark最爱的《星球大战》。
Eduardo又看了眼电视,哈,应该是Dustin选的碟,Mark应该会从1开始看。

冰箱里的贝克啤酒已经告空了,Mark更是把剩下的三罐红牛也抢了去。

我猜他现在正处于清醒的喝醉的状态?啤酒和红牛会不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Eduardo的思绪飘了起来。

他感到突然背上传来了负重感,好吧,红牛并不能醒酒,Mark大概是醉得不清了,一遍一遍重复着“I love u”,像是中了病毒。

Mark的声音听起来迷迷糊糊的,噢,好像不是Mark的原因,我才是醉得更厉害的那个……
Eduardo想。

慢慢地他的身体完全动弹不得,慢慢地意识也逐渐模糊,最后Mark说了什么完全没听见。

3
第二天早上是在Mark的床上醒的,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没拉窗帘,更不敢相信他居然在这么刺眼的阳光下还能继续睡!!

Eduardo看了下手表是早上11点,噢,我的天呐,幸好今天没课。不过Mark下午应该有课?

“hey,Mark。”拍了拍他的脸,乘机揉了把卷毛。说真的那手感一直很好,但Mark绝对不会想知道这个。

“...what?”他明显还没有睡醒。

“你下午还有节课,现在已经是中午了。该起床了,Mark。”

“Oh...是这样的,Wardo。你还记得我昨天说了什么吗?”
嗯?Mark昨天说了什么?回忆起不到任何作用,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冰箱里现在好像什么都没了的印象。
“嗯……你说什么了?”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甚至还出现了回声——Dustin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裹在被子里往这边看了。

“Mark?”
“Wardo。”
他把手放在我肩膀上,又叹了口气。
“Listen...I love you for the first time I meet you.Can you hear me?”
……噢老天,原来Mark也会说情话!
“你要拒绝我也可以?现在可以明说了,这会不能说没听见了。”
“What?No,为什么我要拒绝?我也喜欢你啊。”
这会轮到Mark愣住了,顺带愣住的还有Dustin。

“嗯?难道我表现得不明显吗?”摸了摸头,发胶有些散了,“啊……我先借用一下洗手间?”

————

Dustin:???这算什么?是算Wardo计划通,还是算marky告白成功啊?
Chris:基于我们的赌约是,这个星期里Mark能不能告白成功,我想他成功了。他们已经是一对儿了。所以不要逃避现实,接下来一个月的伙食你包了。
达达:嘤嘤嘤。

在找Wardo资料的时候发现了这本书,这是,个人传???
还有我想问问Wardo喜欢的西装品牌还有什么,除了Prada以外。👀✨谢谢!!!

小孩子闹脾气现场【不】
【越来越不会画画了】

【TSN/MEM】Sandwich(4)


我机智地把标题改了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
前文走tag!!✨
早餐店店员和正好饿了的CEO的故事
甜,ooc
Facebook已成立设定,马23,花21
ok?↓

ps.这章可能过长,为了让它完结,还因为一些我无法割舍但实际上多余的描写。

Mark带着Eduardo参观了大楼的每一个地方,幸好每个部门都有醒目的牌子,还有消防地图可以瞄一眼,不然他可能就迷路了。

Eduardo静静地听着Mark介绍每个经过的地方——实际上他就报了个部门名儿,大部分时间他都在讲述Facebook刚形成时的事儿。

他讲到了他的前女友,那个醉酒的夜晚,那简直不可思议,他醒来之后都不记得他是怎么做到把整个哈佛的网弄瘫痪的。

他在这停顿了一下,补充道:“好吧,我确实做得过分了。之后我向她道歉了,她半个月前说原谅我了,还邀请我去参加她的婚礼。那是我第一次穿西装,那东西真麻烦!”

那之后他出名了,一个出名的混蛋,他笑到,然后有人找了他,想让他帮忙做一个网站。

“他们的想法很好,关于会员制的那部分,但Facebook远不止如此。他们只是想造一个高级约p网站,而Facebook,虽然那时候我的想法还只是个雏形,我甚至还没给它取名字。
它远不止如此。
它会成为一个帝国,一个奇迹,它会改变世界!”

通透而清澈的蓝色——Eduardo的视线突然就离不开Mark的眼睛了——有些时候偏灰,正好阳光照到的时候蓝的惊人,偶尔会有转瞬即逝的绿色。

Mark还在继续说他编程的时候的事情,那些灵光一闪的点子,还有一个要感谢Dustin——那个交往状态的设置。

Eduardo意识到——很突然地——Mark和他想像中的不一样,不是说完全不一样,但很多不一样,而这让他更喜欢Mark了。

他的崇拜在悄然转变成爱慕。

Mark不想他曾听说的那样冷漠,理智得骇人,并且难以接近。

他站在他身边,听他讲述,看着他闪亮的蓝眼睛。

Mark其实像一个孩子,聪明伶俐,充满奇思妙想而又执拗。

他真不知道尖锐和无辜到底为什么能如此完美的融合在一张脸上。

Mark停下来看他——他正在讲关于他怎么认识Sean的部分,然后他发现Eduardo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

接着他们就四目相对了。
一时间空气凝结。

“怎么了?”Mark。
“啊,对不起我有点入迷了,听说是他提议把名字改成Facebook的对吗?”Eduardo瞬间回神。
“嗯,是的。然后我们去了加州,实现了目标,拉到了投资。然后就是现在了。”Mark又停了下来,“我想大家都知道Sean的退出以及原因,他眼光独到,但不适合这里。”

Eduardo有些担忧地看着Mark,他希望能抱抱他,但这不合适,他们甚至还不是朋友。

“呃……你知道的,现在他只是不在这里工作,是协商好的,我和他的关系本来就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好。这只是工作方面的决定,没有影响我和他的私人关系,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以前是崇拜过Sean一段时间,那简直就是黑历史!”
Mark发现了Wardo的神情,竭力想要摆脱这鸡妈妈一样的目光。

但他惊恐地发现Wardo看他的眼神更奇怪了。
“Mark,are we friends now?”
“Yes...?”
下一秒他就被这个高个子给抱住了。

这和他想的不一样啊???

幸好在IT部,没有人抬头,他们都错过了这历史性的一幕。

“Wardo?”他拍了拍身上挂着的人。

Eduardo一向是个感性的人。就像他因为人生中的第一场雪而喜欢上气象学或准备一个月就为了腾出时间去追一场飓风。

就像现在他感受到了Mark的孤独,他看着Mark就像是在注视着深海,他即拥有一切又一无所有。

莫名的,他觉得这个人需要保护。

他在这短暂的十几秒里回忆一开始是从哪里知道的Mark Zuckerberg,机缘巧合,他本来连Facebook都不用。
他只是碰巧留在学校赶论文,碰巧讲座在广场,碰巧路过,被快得有些模糊的声音吸引了。
Eduardo就这样站在人群外,静静听完了半场演讲,他能看到Mark,拿着话筒站在台上,时不时挥舞着手臂,走来走去。

后来他一打听才知道他是Facebook的创始人,Mark Zuckerberg……

他拥抱他,多希望能站在他身边守着。

tbc

啊,marky睫毛那里反光了……

【TSN/MEM】观后感

【TSN/MEM】观后感
极短,ooc
胡编乱造切勿当真
summary:当Mark看了TSN

Mark在TSN上映之后一直没有去看。

无论周围的人怎么说,即使Dustin发的信息加了数不清的感叹号,即使Chris打来电话问候,即使连Sean都看了并发了Facebook。

Mark都没有动去电影院的念头。

直到有人找他采访,他才抱着完成任务的心理,屈尊花了一个多小时看完了电影。

这一点也不符合实际!!
他简直感到愤怒。

Mark花了接下来的一天,把电影中错误的地方一个个圈了出来更改。

比如他们的关系没有发展的那么快,而且中间主要是Dustin在撮合,他们才真正成为了朋友。
比如Eduardo才没有连夜跑过来安慰他,他们只不过通了一通电话,也根本没有什么写在窗户上的公式——它写在Eduardo自己宿舍的白板上,拍照发给了Mark,然后就擦了。
比如当初三七分的主意明明是Eduardo提出来的。
再比如……电影里把Eduardo冻结账户的事情表现得太轻描淡写了,也把Mark的“报复”表现得太轻而易举。

它简直把蒙太奇运用到了极致,造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

Mark不否认他的确是个混蛋,但那个巴西恶棍绝不比他好到哪儿去!!

那个恶棍才不是电影里那个鸡妈妈、小甜心!

他长篇大论的细数Eduardo的缺点,所有和电影里的*甜美人设不符的地方。

But the truth is i can't forget him.|

Mark长叹一声,陷进办公椅里。

他以前最多是Wardo的好朋友之一,接着是合作者,接着是仇人,现在是陌生人。

Mark又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把这篇文稿给删了……

fin

*是的加菲演的Wardo在我眼里就是甜美又可爱的!!!!【不】